在菜单中选择您的国家或地区,或在世界地图上点击选择 *
Country Selector Alternate Image
新闻中心

          业务资讯

          25/02/2016

          行业领军人物称能源界面临变局 技术革新是应对之道

          hangye

          国际在线报道(特派休斯顿记者 苏毅):正在出席美国休斯顿举办的剑桥能源周的能源行业领军人物在不同场合反复讨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签署后的战略。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技术革新是避免传统能源行业在低油价和清洁能源革命双重压力下挣扎的法宝,而同时也是全球节能减排努力的重要一环。

          像很多同行一样,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跨国能源巨头雪佛龙正在经历一段困难时期。在低油价和节能减排要求的压力下,公司寻求在研发上同创新型中小企业合作,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上个月,雪佛龙和 Airborne Oil and Gas签署合作协议,研发生产远海离岸输油管,降低运行成本,同时提高安全性。

          Airborne Oil and Gas首席执行官范德梅尔表示,能源巨头和创新型企业在研发上互补性强,可以通过合作,各取所需,“让这些行业巨头搞创新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要考虑的东西太多。创新需要坚持不懈,需要不断试错,最重要的是创业精神。这就是创新型企业发挥作用的地方了。当然如果没有那些大企业的投入,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剑桥能源周传统上是化石能源行业领军者的论坛。近年来,电力、可再生能源以及能源服务领域从业者也逐渐加入进来。然而不论是石油、天然气,还是电力、新能源领域人士在本届剑桥能源周上共享一个观点,那就是在低油价和《巴黎协定》签署的背景下,能源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局。除了石油行业常挂在嘴边的“寒冬”“低谷”,各领域与会者在不同场合表示,如果不能及时应变,将在大规模行业变革中遭到淘汰。

          英国跨国能源公司森特里克集团首席执行官库恩将能源领域的变化动力总结为新的用户需求、新技术和大数据的支持作用。库恩认为,在这几种力量共同作用下,能源生产和传输模式都将发生变化,不断有新力量加入市场竞争,使得能源领域转型变得异常复杂。

          法国施耐德电气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赵国华指出,如果不能迅速适应这个变化,企业将在国内和国际竞争中失利,“在今天,我们认为消费者应该在用电消费中掌握主动权,包括选择发电原料。这些因为新技术带来的透明度而可能成为现实。这意味着企业如果不能选择正确的战略,那么必然会在竞争中处于下风。”

          石油业巨头埃克森美孚预计,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量还将上升1/4,新增需求主要来自发展中经济体。埃克森美孚估计,虽然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使用将不断上升,但传统化石能源依然要占到总用量的80%,其中石油依然是主要能源。

          总部位于加州的电力生产传输公司爱迪生国际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柯瑞福介绍,除了使用清洁能源发电,降低碳排放还需要升级电力传输系统,“多元化清洁能源发电还需要有更先进的电力传输和分配系统做配合。比如说有人安装了屋顶太阳能发电机,但是它的发电量有时供大于求,可以向其他用户售卖;有时供不应求,需要补充——总之不能刚刚好。先进的电能分配系统能够解决这一问题。这也是爱迪生国际的战略定位。”

          然而由于业务的体量和对人员以及环境的影响大,在能源领域推广新技术从来就不容易。此外,资金也是能源企业新技术革新的核心考量之一。在低油价的背景下,石油行业因为进账减少而压缩研发经费,加之谨慎有余的审批过程,常常令与这些能源巨头合作的创新型企业抱怨不迭。

          Airborne Oil and Gas首席执行官范德梅尔说,低油价不仅让能源企业日子不好过,也给行业内的创新型企业添了不少麻烦,阻碍了能源领域技术革新的进程,“投入被砍是一个问题,但是这些天性希望降低风险的大企业还有更大的问题,那就是科层制,极少有个人愿意做出这样有风险的决定。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一个是钱少了,一个是过于繁复的决策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