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单中选择您的国家或地区,或在世界地图上点击选择 *
Country Selector Alternate Image
高校合作专区
               
               
               

              施耐德电气演义(二)

               
               

              绿色 

              对于仍旧处于蒙昧状态的远东大清帝国来说,1840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屈辱印记,这一年的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国门。但对位于欧亚大陆另外一端的克罗索-施耐德公司来说,1840年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年份。

              以克罗索公司的成功为龙头,施耐德家族在各地的事业都开始蒸蒸日上。

              他们在欧洲各地都设立工厂、矿山、公司,在机械制造和冶金领域抢占了优势的领先地位。施耐德家族在整个欧洲的势力根深蒂固,他们在银行业和政界都作足了关系——比如阿道夫•施耐德本人就一直与拿破仑三世的财政大臣关系密切,并把持着法国军队的原料供应权;而施耐德家族在巴黎金融界享有极高威望,和当时几乎欧洲所有的大银行都有业务往来。这就是所谓的天时。

              更重要的是,铁路事业此时方兴未艾,正在从雏形迈向成熟。整个法兰西每一个城镇都要求铺设铁路,每一个外省都急于要用这种崭新的交通方式与巴黎建立联系。整个法国五十四万平方公里的广阔领土上,蓝图上的铁路已经稠密如蜘蛛网。这就是所谓的地利。

              “天时”有了,“地利”有了,那么还欠缺的是“人和”。

              九世纪的欧洲工厂一片兴旺,然而身为无产阶级的工人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时法律上没有保护劳动者的相关条例,而惟利是图的资产家急于增加利润,不惜增加工时、削减工资、克扣福利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在三、四十年代,甚至发生了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大工人运动:法国里昂丝织工人的两次起义、英国宪章运动和德国西里西亚纺织工人起义。工人和老板之间的紧张关系成为欧洲的普遍现象。

              对此,施耐德兄弟看的很清楚,阿道夫•施耐德和欧仁•施耐德从小深受人文主义熏陶,思想相对于其他大资本家来说比较开明,头脑也很灵活。他们敏锐地觉察到:“单纯的压榨利润不利于公司的长期发展,必须要寻找出一条调和之路。”

              欧仁•施耐德最感兴趣的,是法国人傅立叶和英国人欧文所倡导的空想社会主义。这两位思想家主张消灭私有制,建立财产公有,权利平等和共同劳动的改革社会,并身体力行地在各地进行试验。尽管这些试验全都失败了,可还是在欧洲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欧仁•施耐德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对于欧文在英国新拉纳克工厂的改革成果印象深刻。他吸纳了欧文的部分观点,试图找出一条既有利于工厂主,又有利于工人的折衷道路,以避免施耐德家族的工厂也受到工人运动的冲击。

              整个改革计划被称为“开明改革”,欧仁•施耐德把工人的工作时间缩短为12小时,每年有8天带薪假期,薪水适当提高,设立工厂商店向工人出售比普通市场价格便宜的消费品,开办工厂子弟小学、幼儿园和托儿所,建立工人互助储金会等措施。

              从当时的眼光来看,这些措施远远超过了同时代工厂的工人标准,极大地缓解了克罗索工厂工人与工厂主之间的矛盾。一位巴黎记者在参观完工厂之后发出惊叹:“在这里我看不到争吵和对抗,工厂象是慈善家,而工人们都象是他最疼爱的孩子。他们对父亲充满钦敬,毫无怨言。这在法国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看不到。”

              在施耐德工厂的带动下,克罗索从一个静谧安宁的小镇变成了热闹、嘈杂、到处都是工人和商贩的现代工业城,整个克罗索小镇的人口从1846年的6000人增加到1872年的22,000人,其中一半人都在施耐德工厂相关。大家无不以在施耐德工厂工作为荣。

              占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的施耐德-克罗索工厂悄然攀上了第一个黄金时期,他们一度占有了法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钢铁、冶金以及铁路市场,成为这一领域的大托拉斯。

              然而,正如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写的那样:辉煌不能永久,时间不能驻留。

              狂妄自大的拿破仑三世一直妄图恢复拿破仑帝国的辉煌,他四处挑衅,在支持罗马教皇阻挠意大利统一、 武装干涉墨西哥以及在普奥战争中支持奥地利等一系列问题上失 策,使法国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为了摆脱国内危机和重夺欧陆优势,1870年 7月19日法国以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为借口对普鲁士宣战,结果法军9月2日在色当惨败,连拿破仑三世本人都被迫投降。法兰西第二帝国宣告灭亡。

              第二帝国的灭亡,让在拿破仑三世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的施耐德家族大惊失色,整个家族的产业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外部政治大环境风雨飘摇之际,克罗索工厂内部的工人也开始不安定起来。自从普法战斗战败之后,巴黎工人因为不满临时国民政府签订卖国条约,自行成立了巴黎公社,全面接管巴黎。这一举动让整个法国的工人都受到了鼓舞,在各地都出现了效仿巴黎公社的夺权行动。

              这一次,即使是施耐德兄弟的怀柔政策,也不足以缓解浪涛汹涌的工人运动。克罗索工厂的工人举行了数次大罢工,从内部给予了施耐德家族重重的一击。

              就在许多人认为施耐德家族的大船即将在这场风暴中沉没的时候,一个年轻人悄然走到台面上来,略施手段,奇迹般力挽了狂澜。

              他就是欧仁•施耐德的儿子,亨利•施耐德。(Henri Schneider)

                
               
              了解更多

              了解更多 

              合作院校

              • 清华大学
              • 北京大学
              • 上海交通大学
              • 上海海事大学
              • 上海东华大学
              • 上海大学
              • 华北电力大学
              • 中国矿业大学
              • 中国石油大学
              • 东南大学
              • 东北大学
              • 天津大学
              • 同济大学
              • 西安交通大学
              • 哈工大深圳研究院
              • 西南交通大学
              • 华南理工大学
              • 重庆大学
              • 南京工业职业学院
              • 南京工程学院
               
               
               
               

              施耐德电气高校合作项目部
              电话:8610 84346699
              传真:8610 65037422
              Email:university.program@
              schneider-electri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