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菜单中选择您的国家或地区,或在世界地图上点击选择 *
Country Selector Alternate Image
高校合作专区
               
               
               

              施耐德电气演义(三)

               
               

              施耐德电气演义(三)

              施耐德电气演义(三) 

              作为施耐德掌舵者欧仁·施耐德的儿子,亨利·施耐德比乃父丝毫也不逊色,正是虎父无犬子。他从小就接受精心教育,并亲自参与父亲和叔父的各项事业。在施耐德兄弟的耳濡目染之下,亨利小小年级就崭露出了很高的商业天分和敏锐的市场眼光。就如一位著名学者所总结的那样,十九世纪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

              当施耐德这条大船在时代的狂暴骤雨下摇摆不定,几乎面临倾覆之灾的时候,年迈的船长已经逐渐消退,年轻人注定要在这时候崭露头角,力挽狂澜,让所有悲观和灰心的人为之精神一振。接任施耐德家族大权的亨利首先面临的是一个内外交困的局面。在外部,拿破仑三世已经垮台,紧接着又是巴黎公社,许多达官显贵与银行家要么被杀被监禁,要么逃出国外,施耐德家族引以为豪的关系网千疮百孔;在内部,工人运动如火如荼,及时是他父亲以往倡导的怀柔政策,也不足以平息这种抗议浪潮。对次困局,亨利·施耐德并没有轻易放弃。他冷静地观察着局势,试图从败中求胜,从混乱中看到机会。

              尽管施耐德家族的关系网已经不复存在,可声望仍旧很高,各地的工厂实业仍旧掌握在手里,留得这些青山在,不怕没有柴烧;而且,法国如今社会一片混乱,失业率居高不下,福利制度几近瘫痪,金融危机层出不穷,而施耐德家族可以为工人提供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和相对丰润的薪水,对于处于饥饿和贫穷中的民众来说,这是极有吸引力的。于是,亨利·施耐德轻施妙手,连续抛出好几项措施。他下令各地工厂不得停工,要继续生产,如果卖不出去就囤积起来;他和家族里的其他人开始在欧洲各地进行活动,把战略的眼光投放在了整个大陆——比如权势熏天的罗斯切尔德家——以施耐德的工厂为筹码,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同时他又把工人福利再度提高了一倍,尽管这将损失一大笔钱,但壮士断腕,换来的却是风雨飘摇中的一块安乐土地。许多人得知施耐德工厂的待遇如此优厚,都拼命想进来,原有的工人感觉到压力,自然也就不会继续抗议了。

              最后,亨利还不惜用本来就很紧缺的资金还引进了一种叫做“托马斯炼钢法”的全新技术。这种炼钢法运用化学方法解决高含磷铁矿石的脱磷问题,使钢铁工业能够利用藏量丰富的高含磷矿石,从而摆脱了对稀缺的无磷矿石的依赖。他还花费大量资金对工厂进行改造,使之适应新的冶炼方式。当时家族中许多人质疑他这些决定,认为亨利是向工人和国外资本家妥协,还是个不懂商业、明知道产品滞销还拼命生产的傻瓜,这样下去会把施耐德家族带往灭亡。所幸亨利·施耐德力排众议,利用父亲的威望和自己的口才说服了大部分家族成员,才把自己的计划进行下去。政局瞬息万变,巴黎公社在1871年5月28日被凡尔赛政府军打败,轰轰烈烈的巴黎公社运动失败。掌握了法国的梯也尔政府面对百废待兴的法国,采取了一系列的修补和复兴措施。公共工程部长、工程师夏尔·德·弗雷西内制订了全力发展交通运输业的计划,即著名的弗雷西内计划。

              这一计划的目的在于完善法国以铁路网络为主、航运为辅的综合运输体系。为此法国政府拨出了50亿法郎的巨款。这对以制造蒸气机车和铁路钢铁为主要业务的施耐德-克罗索工厂来说,简直就象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由于亨利的英明决策,即使是在政局最混乱的时候,工厂也没有停止生产。当弗雷西内计划一经推出的时候,整个法国只有施耐德家族的工厂里有足够的钢材库存;而托马斯炼钢法则使施耐德-克罗索的产量翻番,可以满足全法国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只有施耐德的工厂才有足够的熟练工人来保证生产效率;这其中蕴藏的商业价值不言而喻,施耐德电气借助着这一股新的建设浪潮,终于熬过了最艰苦的时期,开始了第二次复兴的道路。工厂浓烟滚滚,机器日夜不停,订单如雪片一样地飞来,即使工人三班倒换着工作,也无法满足需求。从数据来看,1870年,法国有铁路交通干线2万公里,1913年增至4万公里,并且新建了地区性铁路1.1万公里,铁路的建设促进了重工业的发展。生铁产量由1870年的117.8万吨增至1900年的271.4万吨,1913年达到500万吨。钢的生产由于采用了在全法国都推广了的托马斯炼钢法等新工艺,产量激增,由1870年的11万吨增至1903年的463万吨。这其中施耐德家族功不可没。

              亨利·施耐德终于用自己卓越的见识和魄力,挽救了施耐德家族。他的威望如日中天,没人再质疑他的权威。有商业头脑的人永远不会停留。正当人们还在赞美亨利·施耐德的传奇功绩时,他已经把眼光放的长远,悄悄迈出了对施耐德-克罗索工厂影响深远的关键一步。

              (本文部分数据资料引自《法国通史》,特此注明。)

                
               
              了解更多

              了解更多 

              合作院校

              • 清华大学
              • 北京大学
              • 上海交通大学
              • 上海海事大学
              • 上海东华大学
              • 上海大学
              • 华北电力大学
              • 中国矿业大学
              • 中国石油大学
              • 东南大学
              • 东北大学
              • 天津大学
              • 同济大学
              • 西安交通大学
              • 哈工大深圳研究院
              • 西南交通大学
              • 华南理工大学
              • 重庆大学
              • 南京工业职业学院
              • 南京工程学院
               
               
               
               

              施耐德电气高校合作项目部
              电话:8610 84346699
              传真:8610 65037422
              Email:university.program@
              schneider-electric.com